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五一“涨价”太疯狂,“扭曲”的根源在哪?

时间:05-03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8

五一“涨价”太疯狂,“扭曲”的根源在哪?

“小长假肯定到处人山人海,但也压抑不住想要离开工作地的冲动。”在温州工作的肖慧28日下班后直奔高铁站。“接到酒店前台电话时,我就预感到自己要被退单了。”近半个月,肖慧已经从各类社交平台上刷到无数“五一预订房被强制退单后涨价”的帖子,甚至有热心人士列出了详细的维权攻略。肖慧和两位好友的出行是在4月初临时决定的,当晚她马上到各个平台搜索住宿,性价比高的酒店和民宿那时已经被抢光,叠加平台优惠券,最终“捡漏”搜索到一家每晚只有一百六七十元的地方酒店。今年五一出游的热度早有信号预警。早在三周前,美团上的酒店住宿预订量已经较2019年增长了400%,累计预订量与2019年4月25日持平,意味着今年五一假期的住宿预订节奏较疫情前提早了约两周时间。热门旅游地的住宿成了稀缺资源,携程平台上,大理洱海每晚万元以上的海景套房已经被抢购一空。“报复性”出游刺激下,各地住宿价格水涨船高,临行前几天,肖慧也差点遭遇“酒店刺客”的突袭。图/图虫创意民宿和经济型单体酒店是“毁约大户”火车票售罄!门票售罄!这个五一假期前,人潮汹涌的压迫感仿佛已经触手可及。上海虹桥火车站大屏幕上显示,4月28日发往全国各地的车票均已售罄,当天铁路上海站(下辖7站)迎来了2023年以来单日最高客流,预计发送旅客55.8万人次。国铁集团公布数据显示,今年铁路“五一”运输时间为4月27日至5月4日,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1.2亿人次,较2019年同期增长20%,超历史同期最高水平,日均发送旅客1500万人次。各大城市已相继迎来客流高峰。假期五天,北京两机场预计执行航班9655架次,运输旅客144.69万人次。广州白云机场表示,这五天的每日计划进出港航班超过1300班,预计运输旅客超90万人次。除春节外,今年五一假期是疫情政策调整后的第一个小长假,相比于此前连休三天的短假,调休、倒休后拼凑出来的五天假期,更是激发了人们的出行热情。但一系列意料之中的“意外”也接踵而至。24日中午,肖慧突然接到电话通知,酒店称因涉黄被查整改,五一无法营业,希望她主动退单,且酒店不能提供赔偿或再订其他住宿的差价。肖慧登录平台查看,该酒店房间还挂在网上,只是价格翻了近4倍,涨到每晚600多元。当天与酒店、平台沟通多次无果后,肖慧投诉到了属地市场监管部门。为保险起见,肖慧很快预订了当地另一家酒店做备选,并要求平台方补差价,经过与酒店、平台、监管部门等多方的几轮沟通,最终平台出面协调,原预订酒店同意接单,且不涨价。武汉的赵琦没这么幸运,原计划假期与四五好友去重庆、成都游玩,4月初预订了全部住宿,18日下午,成都民宿通知她,酒店租期到了,未经赵琦同意,直接从后台取消了订单。即便最后平台支付了最低30%的赔偿,也不够重预订住宿的差价。准备去威海度假的周可也不得不重新规划行程。早在4月4日,她就通过美团预订了一间民宿,四天三晚,共1200多元。4月14日,民宿房主通知周可说,她所租的那间房临时出了状况,户主家老人从楼梯踩空滚落摔伤,不知何时康复,无法外租。当时这间房还挂在平台上,周可表示可以换房,民宿主没再答复,17日夜里,周可突然收到商家退款通知,再到平台查看,该民宿的全部房间均已售空,单日最高价升到1360元/晚,涨了三倍。“要么放弃出游,要么花更多钱,一场期待已久的旅行因荒唐的退单经历变得十分别。”赵琦与店家反复沟通后得知了实情,原来该民宿在多个平台出售,关闭房源时漏掉了一个,还没来得及调价,就被赵琦订走了,看到周边其他民宿价格翻倍涨,他不想低价租出去。“不排除个别民宿有趁机宰一刀的情况。”浙江一家民宿主理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五一预订来得早,很多民宿还没来得及调价就被抢空了。但他也表示,经营超过三五年的民宿都明白“靠口碑和回头客”的道理,五一期间涨价很正常,但他认识的民宿中,即便涨幅低于同行,基本都没有反悔退单。他将矛头指向了客房量更大的“酒店”,称其分批释放房源,价格涨幅更甚。这场“毁约潮”中被点名最多的就是民宿和经济型单体酒店。“品牌或连锁酒店的决策流程长、价格策略相对固定,涨价后定价透明,因规模较大,更容易被监管,很少会出现临时退单的情况。”产业经济咨询机构景鉴智库创始人、广东省旅游协会投融资专业委员会智库专家周鸣岐分析说。一位酒店行业从业者表示,住宿涨价的根源是需求过旺,报复性旅游带动价格上涨,是市场行为。酒店会遵循监管意见,不会坐地起价,但现实中,既没有硬性的指导价,也没有实质补贴,酒店只能对标竞品给出不相上下的新定价。当然,该从业者指出,提高价格的同时也要提升服务,“毕竟谁都不想砸了招牌。”水涨船高,今年五一,整个酒店业的平均价格创下新高。截至目前,从携程平台上预订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4月29日至5月3日入住的房型中,有12种房型已订满,其中包括108888元/晚的皇家套房。西安的柏曼、锦江之星、桔子酒店等多家连锁酒店在节前价格翻倍的基础上又高出一两百元,热门景区附近的经济舒适型酒店单日价格基本超过千元。携程旅行平台方面曾对媒体表示,厦门市各家酒店、民宿在“五一”期间涨价20%~500%,原本两三百元一晚的酒店,单价基本上涨到千元以上。“千元房”已经成为市场主流,就连单价通常不超过200元的经济型连锁酒店品牌速8也迎来高光时刻。北京天安门前门地铁站附近的速8酒店,因地理位置优越,日常单价四百多元,“五一”期间,大床房单价高达2225元/晚,比肩万豪、希尔顿、洲际等五星豪华酒店,目前该速8店已经满房。据在线旅游平台数据,今年4月29日至5月3日期间,热门旅游城市中,大多数城市酒店平均支付价格超2019年同期。其中北京、天津、杭州、武汉、上海、济南等地酒店平均支付价格超过2019年“五一”假期的25%。“调休倒休的放假模式是时候调整了”“酒店价格上涨主要的一方面是因为出行需求不断攀升。”据阳朔民宿与精品酒店协会会长陈朔勇观察,自去年底疫情防控政策优化以来,阳朔旅游业逐步恢复。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4月,阳朔旅行和住宿客流量已经比2019年同期有所上涨。但由于游客消费仍趋于保守,当地民宿价格仍维持在疫情前的七八成水平。“节前节后是住宿淡季,会将五一期间的涨价拉平。” 陈朔勇说。前述酒店行业从业者表示,尽管春节过后旅游市场出现过短暂回落,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酒店房价反而上涨,遥遥领先于二三线城市的住宿单价,就是因为年后商务活动变多,差旅出行增加,大家都要拜访客户、跑关系。此外,大型展会的举办也带来住宿需求的激增。东兴证券调研显示,2023年一季度,行业平均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已基本达到甚至略超2019年同期水平。4月以来,糖酒会、消博会等大型展会相继举办,叠加今年五一、十一假期时长较长,带动酒店板块进一步复苏。广州岭南国际酒店回复《中国新闻周刊》,从第一季度起,酒店预定及入住率均持续呈现强劲复苏势头,尤其春节后商务差旅与会议会展市场需求活跃,岭南酒店拓展了航空机组、会议会展、商务差旅等主要客源市场份额,拉升酒店综合营收,环比逐月提升。而今年五一假期作为三年来第一个“不必担心疫情”的小长假,无疑使积压已久的旅行需求得到井喷式释放。此前,岭南商旅集团广之旅发布的《五一旅游市场趋势报告》显示,今年五一假期将迎来3次出游高峰,首个高峰在4月26日到来后将持续走高,最高峰将出现在4月29日,5月1日将迎来第三个高峰。而出游高峰与广州春交会部分差旅高峰时间重叠,进出广州的航班资源逐渐紧张,假期出游价格上涨压力明显。另据携程平台数据,“五一”假期旅游人次有望突破2019年同期水平,达到2亿人次,创五年来新高。去哪儿平台发现,消费者普遍货比三家,出行前搜索量明显上升,通过多种搜索方案进行比价,以降低出行成本,但仍难抵行业涨价大势,截至4月12日,酒店平均支付价格同比2019年已增长三成。大理北部的剑川县意外走红,预订间夜量(入住房间数*入住天数)相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460%。携程方面分析,这是因为旅游目的地之间的“溢出效应”,剑川地处大理古城和丽江度假区之间,滇藏公路214国道纵贯县内,交通便利、住宿便宜的剑川县承接了丽江等地的部分外溢旅游需求。“目前国际航班还没完全恢复,原来经常出国旅行的高消费客群改为国内游,进一步增加了国内旅游市场的需求。”周鸣岐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尽管各OTA平台数据显示内地出境游预订量成倍增长,但目的地集中在东南亚、东亚地区,高端境外游市场的中国游客还没回归。最近在丽江召开的国际文化和旅游产业发展论坛上,有国际旅游机构人士告诉周鸣岐,短期内,中国旅行社很难在欧洲市场谈到合适的价格,因为在中国游客大量缺席的情况下,欧洲旅游市场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百分之九十多,“国外同样存在疫情后报复性旅游的情况。” 周鸣岐说。至于国际航班恢复缓慢的问题,业内人士分析,既有准备人员培训、飞机维护等技术性原因,也有政治性因素,如航权对等谈判、军事冲突区领空禁飞等因素。另一方面,酒店住宿价格翻涨也存在供给不足的结构性原因。按中国饭店协会的统计,截至2022年年初,国内酒店数量较疫情前减少了约8.6万家,降幅约25%,客房总数较疫情前减少了约47万间,降幅约24.7%。“酒店关停的同时还有更多新店开业,但人员回流受阻,加剧了供应不足。”一位不愿具名的国际旅行社从业者举例介绍,如澳门等地酒店服务人员大多来自外地,因薪酬、签证等问题还没完全到岗,导致酒店有房却开不满,当地赌场酒店还要优先服务VIP客户,这就造成了有价无市的局面。市场整体供不应求,香港很多“老破小”星级酒店也在翻倍涨价。“酒店涨价本是市场行为,但超出住宿本身提供的价值、十几倍地增长,显然是市场供求关系出现了扭曲,而造成‘扭曲’的根本原因是当前假期政策的不合理。”周鸣岐分析说,在全国人民压抑三年的旅行需求面前,任何形式的假期都会显得“准备不足”。对比海外,欧洲旅游市场在疫情结束后也出现了涨价,但基本维持在80%左右的涨幅,不会高得离谱,因其假期较多且分布平均,同时市场保持开放,常年可以接待来自不同国家节假日出行的游客,不至于在某个时期突然出现爆发式增长。民宿行业经历了典型的冰火两重天。疫情前,国内在线民宿市场交易规模达到209.4亿元,快速增长的行业很快被疫情泼了一盆冷水。一位旅游从业者表示,市场遇冷的同时,通过调休、倒休拼凑出来的“小长假”也对民宿资源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浪费,“别看现在抢手,大多民宿在工作日基本闲置。”高端消费逆风而上大概在2005年前后,千岛湖地区的民宿已经尝过“非理性涨价”的苦果。由于高速开通,交通便利,很多到当地游玩的旅客选择到周边住宿,导致当地高价民宿房间空置。“信息越来越透明,消费者越来越理性,商家如果急于求利,最终只是害了自己。”千岛湖美客爱途精品民宿创始人方建军介绍说,面对市场变化,当地民宿有自己的应对方法,比如先放出70%房间,收回成本,留30%随市场价浮动。很多房间数量少、规模小的民宿,吸取五一期间的教训,已经把十一假期的房源“提前锁住”了。“想好怎么定价后再统一放出去,既能赚钱,也是为顾客利益着想。”方建军说。上述酒店从业者表示,疫情期间降低房价是为了维持现金流的不得已做法,已经跌破常规,不具备参考意义。而另一项常被忽视的成本是,酒店行业在过去三年分担社会责任,拿出大量房间做隔离酒店,成本自担,现在重新装修、置备布草,成本提升,价格上涨在所难免。在出行需求增长的刺激下,酒店供给也在快速恢复,尤其是中高端酒店,一季度开业量翻倍增长。开源证券统计,今年一季度,华住集团新增酒店数约375家,其中经济型约88家,中高端约274家,酒店布局持续向中高端市场迁移;同期,锦江新开中高端酒店约255家,亚朵新增中高端及以上酒店约42家。“疫情加速行业供给端出清,龙头企业保持逆势拓店。”东兴证券报告分析,2021年底酒店业客房供给较2019年出清24%,行业连锁化率加速提升,预计2022年酒店业连锁化率较2019年提升10.7%。另一方面,中国中高端酒店仍存在结构性机会,中高端酒店未来高速增长期至少还有2-7年,客房量仍有近乎翻倍的增长空间。随着国内住宿业逐渐恢复到供求平衡状态,酒店房价也有将结束剧烈波动,回归正常水平。不过,中信证券研究发现,以新加坡为例,酒店供给用了一年时间才逐步恢复正常,酒店“变贵”这件事可能仍会存在一段时间。“总体消费下行和部分消费升级将同时存在。”周鸣岐分析说,“报复性出游”已经显现,但旅游市场恢复还需要时间,交通、住宿费用短期内还无法快速回落,为满足大众出行需求,出现了很多看似反常的案例,比如浙江一酒店提供99元/晚的大堂沙发“住宿”也被快速抢光,这个小长假,很多小众旅游地、四五线城市也在网红营销下爆火,这些都是消费不正常的表现。与此同时,被疫情中断的旅游市场消费升级正在回归。“不只是消费上增加,出行理念也在升级,以休闲为主的度假游正在改变行业。”周鸣岐举例说,如果说商务酒店为差旅人士提供了舒适的住宿环境,那么高端服务酒店将为顾客提供度假体验,营造一种休闲的生活方式。方建军也认为,现在市场恢复期,正是民宿蓄力的时机。有着稳定供应的品牌酒店也在打造休闲度假体验,精品民宿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更要想办法做差异化服务,从硬件设施、软装到日常活动设计,甚至是审美风格都要快速提升,才能留住有消费力的顾客。正是因为不同民宿带来的差异化体验,在经历了荒诞的“退单事件”后,赵琦仍会在旅游时选择民宿,但她表示,会选择更有约束力的平台,如写明“商家单方面毁约将三倍赔偿”等条款,提高商家和平台失信成本,来保障自己的权益。记者:李明子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