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这场新冠溯源发布会,信息量很大!有科学家说感到“惊讶”和“难过”

时间:04-0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82

这场新冠溯源发布会,信息量很大!有科学家说感到“惊讶”和“难过”

文/赵斌4月8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疾控局副局长、中国疾控中心主任沈洪兵和有关专家介绍我国新冠溯源研究情况,并答记者问。将新冠溯源政治化是中国科学界无法容忍的国家疾控局副局长、中国疾控中心主任沈洪兵表示,距离2019年年底新冠疫情被发现以来,已经过去了三年多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一直在持续推进相关溯源研究工作。新冠病毒溯源研究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中国政府和中国科学家始终保持科学态度,都很希望把新冠病毒的来源搞清楚,这对于防止类似疫情再次发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首先,作为开放大国,在疫情发生后,我们在溯源这个科学问题上一直秉持科学态度,积极与世界卫生组织沟通合作,为响应第73届世卫大会决议,率先主动邀请世卫组织选派国际专家组两次来华合作开展溯源联合研究,在坚持“共同制定工作方案、共同开展分析研究、共同撰写研究报告、共同发布研究结果”的原则下,成功在武汉完成了第一阶段联合溯源研究,形成的《世界卫生组织召集的SARS-CoV-2新冠溯源研究:中国部分——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得到了当时参与研究的国内外专家和世卫组织的充分认可。在整个第一阶段联合研究过程中,中国向联合专家组提供了当时所掌握的所有溯源相关资料,没有隐瞒任何病例、样本及其检测和分析结果。近日世卫组织个别官员和专家随意发表观点,轻率否定当时的结果,完全是违背科学精神的,是对世界各国参与前期溯源工作的科学家的粗鲁冒犯和不恭,是将新冠溯源政治化的表现,是中国科学界无法容忍的,也是不能被全球科学界所接受的。第二,在第一阶段联合研究已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基础上,我们并没有停下新冠病毒溯源的脚步,仍然统筹资源继续在流行病学、分子流行病学、动物与环境乃至实验室检查等方向开展全面的科学调查研究工作,相关进展和结论,也已经由中方科学家通过与世卫组织和新型病原体起源国际科学咨询小组(SAGO)报告交流或通过发表文章等方式,与国际科学界和同行进行了分享。众多研究发现也进一步证实了第一阶段的联合研究结果。沈洪兵说,我们奉劝世界卫生组织有关人士回归科学和公正的立场,不要主动或被迫成为个别国家把新冠溯源政治化的工具。回应世卫组织个别官员指责科学家说感到“惊讶”和“难过”针对世卫组织个别官员指责,中国政府对新冠数据的发布工作没有做到公开透明,影响了全球新冠溯源研究工作的说法,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周蕾表示,作为一个亲身经历了第一阶段联合溯源研究的中方科学家,“我个人内心感觉还是挺惊讶的”。她解释说,因为事实上,当时在武汉我们联合研究科学家,包括国外和国内的联合专家工作组,我们共同开展联合溯源研究的过程中,中方科学家是本着科学、公开、客观、透明的工作原则,把我们所有掌握的数据和资料都进行了分享,包括早期病例信息,还有当时对武汉早期的呼吸道传染病可能的、可疑的新冠病毒感染的76000多人的病例资料,都进行了分享和深入的联合分析研究,当时的结果得到了专家们的集体认可。此外,当时我们还把中国境内2018年到2020年当时采集了38000多份的家禽家畜样本,以及41000多份的野生动物样本都进行了抗体或者核酸检测,这些结果显示也都没有发现新冠病毒阳性。我们还对华南海鲜市场当时的所有动物产品上下游供应链进行了追溯性调查,并没有发现病毒在动物当中传播的证据。这些研究结果当时就与世卫组织遴选的国际专家团队进行了分享,大家也都是认可的。第一阶段的联合溯源研究过程当中,本着科学、全面的态度,我们在设计阶段也考虑了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为了研究这个方面,在武汉期间,我们就组织了联合专家团队实地到武汉多家实验室进行考察调查和研究,并进行了深入交流,而且还把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包括当时在实验室里面的学生,这些人员所有的健康监测资料、可能的就诊临床资料,全都做了调查和分析。不管从哪一个方面,在第一阶段的联合溯源研究过程当中,我们是充分地分享了我们的研究结果和数据,并没有任何的隐瞒和保留。周蕾还说,早期第一阶段的联合研究溯源报告发布之后,是得到了广泛认可的,包括世卫组织,包括国际同行。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又发出了质疑的声音,“这也是让我觉得比较难过的一点”。她强调,第一阶段联合研究不论是中方的科学家,还是世卫组织遴选的国际顶级专家都非常辛苦,夜以继日地工作。我们得到了这么一份极具科学价值的联合研究报告,理应受到应有的尊重,而不应该做出否定或者指责。所以建议大家还是秉承科学溯源的态度,还是应该继续坚持科学溯源,大家共同投入到下一阶段的工作,不要再去互相指责、猜疑,这对我们去搞清楚病毒的起源没有任何帮助。周蕾直言,世卫组织非常重要,它是国际社会上公认的权威的专业机构,它的科学性、严谨性、公正性是不容置疑的。现在提出这么一个观点,“如果这样妄加指责,尤其是想要否认我们第一阶段联合溯源调查研究的成果,恐怕损害的是世卫组织的公信力。”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貉是病毒传播源头!针对中国华南海鲜市场中的貉或是新冠病毒中间宿主的观点,北京化工大学生命学院院长、教授童贻刚回应称,关于最近的一些新的实验数据,发现了貉这个动物,现在是远远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它是病毒的源头。很多人都希望能够找到(新冠病毒源头和传播)链条、证据,其实我们也是一样的,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找到病毒的源头真正在哪里,中国的科学家以及全世界很多地方的科学家都在做这个事情。但是光从这篇文章中的数据来看,它是不够的,完全是差得很远的。童贻刚表示,前期中国国内有一篇文章讲到了新冠早期的环境样品中发现了一些动物的样本,这些样品里更多的是人的样品,还有其它的鸡、猪、狗、猫,还有各种禽类的样品,这些动物样品其实是远远要多于貉样品。光从这个来看,是不足够的。另外,当时在华南海鲜市场测了大量标本,有好几百份的动物标本,都没有找到动物携带新冠病毒。从环境中去找动物的样品,从这个角度推断证据是完全不够的。另外,比如我们从环境中找到的病毒序列,实际上它和当时发病的病人序列几乎是百分之百的相同,这也提示环境中的标本很可能是来源于人的,而不是来源于动物的,有很多证据。当时环境很多阴性标本一样存在貉的序列,甚至这种标本里貉的序列比阳性中貉的序列还多,但是阴性中就没有这个病毒的序列,也不好解释为什么一定病毒是来源于貉的。再说了,即使貉有感染,因为这个病在华南海鲜市场有好多人感染了,完全有可能是人污染了环境或者人传染了貉,即使貉是阳性,也有这种可能性。所以,就目前这一点点的数据就去下这样的结论,我觉得完全是不够严谨、不够科学的。现在中方科学家、专家认为新冠最有可能的起源是什么?周蕾解释说,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我们在第一阶段的联合研究过程当中就已经得到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也充分展示在我们当时和世卫组织联合发布的联合研究报告里。在报告里,我们很明确提出了对本次新冠疫情起源的几个方面的假设研判的结果。这个结论我跟大家重申一下,人畜共患病直接溢出的可能性是“可能到比较可能”,通过中间宿主引入,我们认为是“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的,通过冷链的引入是“可能”的,通过实验室引入我们当时的研究判断是“极不可能”的。在结束了武汉的第一阶段联合溯源研究以后,我们并没有停下研究脚步,又继续按照当时在武汉制定的下一阶段工作方案和建议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种种研究结果也都证实我们在武汉第一阶段的研究结论,我们到现在并没有改变我们的判断。童贻刚表示,目前还没有任何科学的根据能够明确新冠病毒真正的起源。华南海鲜市场环境中存在阳性标本,这些标本中所检测出的宿主信息绝大部分都是人的信息,也有其他动物的信息,这也提示华南海鲜市场病例很可能都是来源于人的,而不是来源于海鲜市场的动物的。新冠病毒究竟是怎么样、从什么地方、以什么方式感染人的?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来自:国是直通车编辑:陈昊星责编:魏晞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