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安徽“神秘富豪”被留置:身家百亿,投资60家公司

时间:03-1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91

安徽“神秘富豪”被留置:身家百亿,投资60家公司

军工大佬触碰了什么红线?作者 | 张凯旌编辑丨武丽娟来源 | 野马财经同一天,A股四家公司董事长集体“出事”!3月12日,国光电气(688776.SH)、思科瑞(688053.SH)同时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张亚的家属收到永清县监察委员会签发的《留置通知书》,张亚被实施留置;超越科技(301049.SZ)也称董事长高志江被留置及立案调查;莱茵生物(002166.SZ)实控人秦本军则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其中,张亚被留置直接带崩了两家公司的股价。3月13日-14日,国光电气、思科瑞跌幅分别达21.97%、18.4%,仅两天市值累计蒸发超26亿元。目前,国光电气、思科瑞市值分别为68亿元、31亿元。张亚在2022年胡润百富榜中,曾以155亿身家名列第387名。其纵横军工市场多年、背景神秘,做事低调,鲜少对外发声或公开接受采访。即便是在国光电气、思科瑞的《招股书》中,对张亚简历的描述也只有寥寥几行字。并且工商资料中,张亚未曾牵涉任何司法案件,公司也未披露任何关于留置的具体细节。而这也给外界了解张亚,以及其被留置的原因,增添了不小的难度。关联三家上市公司,身家百亿从为数不多的公开信息来看,张亚现年55岁,祖籍在安徽蚌埠。其任职的所有公司中,创立时间最早的是深圳市正和兴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正和兴电子”),成立于2000年,主营电子产品、计算机配件的购销。或也正是通过倒腾电子产品,张亚收获了创业路上的第一桶金。2007年,正和兴电子注册资本由50万元涨至300万元,同时业务范围新增“投资兴办实业”;2010年,该注册资本进一步增至500万元。在21世纪的前十年里,张亚待过的几家公司都有类似业务。如其任股东、监事的深圳时代创新电子有限公司,主营微电路模块、电子元器件销售;任股东、执行董事的上海乾宇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主营电子产品的销售、微电子设备的维修……来源:企查查值得注意的是,张亚的才华不仅限于商界,其长袖善舞,与多地政府、国资都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2004年,长沙韶光成立,其前身是国营四四三五厂,是电子元器件定点生产单位。而当时企业改制的过程中,张亚恰好是作为资本方参股。来源:航锦科技公告此外,正和兴电子2016年、2017年曾经历两轮融资,后一轮融资引入了深圳市属唯一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深圳资本集团。来源:企查查张亚的资本版图在2018年后扩至巅峰。目前,张亚除实控国光电气、思科瑞外,其旗下的正和兴电子还是振华风光(688439.SH)二股东。而国光电气是老牌国企,最初是“一五”时期国家156项重点建设项目之一,一直承担雷达、尖端武器等国防重点工程配套产品的研制和生产任务,主要客户都是中国各大军工集团及下属的科研院所;振华风光隶属中国振华电子集团,当初是为组建国防重点工程配套的半导体业务所设立。整体来看,张亚对外直接投资的存续公司达10家,间接投资的存续公司有50家,主要集中在四川、广东。对应地处成都的国光电气、思科瑞以及张亚发家的深圳。2023年胡润百富榜上,张亚、周文梅夫妇以100亿元财富排在第585名。不过蹊跷的是,这次的留置通知,竟是来自张亚资本版图未曾覆盖的河北。“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来自永清县监察委。”国光电气证券部表示,董事长上周还来过成都公司这边,周一晚上他夫人就通知说要准备发公告。公司的业务从建成到现在一直比较稳定,河北省内,就算是永清县所在的廊坊市,也没有具体业务,更没有听说有很明显的交流。军工大佬偏爱“倒手”获利,多次在大交易前突击入股尽管张亚低调神秘,但他的几次资本运作,确实给市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上文提到,张亚2004年就入股了长沙韶光,至2015年,张亚实缴出资额达900万元,占股44.1%。而2017年,张亚把自己手中的这部分股权卖出了3.95亿元的高价。彼时,化工股方大化工(000818.SZ,现名为航锦科技)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长沙韶光70%股权,而评估机构采用权益法测算出长沙韶光估值约9.02亿元,增值率397%。不过,张亚的运作才刚刚开始。航锦科技最开始提出要收购长沙韶光是在2016年,一同要收购的对象还包括威科电子、成都创新达。这时威科电子的股东中还没有张亚的身影。但交易几经波折,方案前后改动数次,至2017年10月才完成过户,而张亚则是在2017年7月,完成了对威科电子的突击入股,出资额约801万元。来源:企查查威科电子估值4.52亿元,增值率398.73%,航锦科技收购后,落到张亚手中的现金为2.48亿元。一年之后,张亚故技重施。当初航锦科技收购长沙韶光70%股权后,剩下的30%股权原本掌握在投资机构上海漱石手中;2018年航锦科技再次欲行收购时,30%股权却已被转让至张亚夫妇旗下的环亚天海手里。而这部分股权,最后转化为了3.73亿元现金。来源:航锦科技公告作为交易的条件,张亚卖出长沙韶光、威科电子时都做出了业绩承诺。值得注意的是,张亚给自己定的目标极为“精准”。比如2018年,长沙韶光、威科电子的扣非净利润,均只比承诺值高了18万。经此一役,张亚完成了资金量的迅速积累。但他似乎并不满足,还想把类似的套路,在思科瑞和国光电气身上再用一次。2018年前后,其先通过增资入股思科瑞,后成立新余环亚用于收购国光电气,并双双引入外部投资者,待股权稳定后随即便想转手变卖两家公司。2019年,航锦科技拟斥资20.37亿元,购买国光电气98%股权、思科瑞100%股权。显然这又是一起“长沙韶光、威科电子式”的“快速转手型”交易,张亚作为“中间商”,就连交易对象都没变。不禁让人好奇,从方大化工到航锦科技,这家上市公司与张亚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才会在实控人都已发生变动的情况下,仍愿意三番五次出高价“接盘”?不过,当年航锦科技就叫停了这笔交易。公司给出的理由是,推进过程中,公司产品战略由“单一军工产品”调整为“军工民用产品并举”,“外延式并购发展”路径调整为“内生性发展”路径,而交易与公司的发展规划冲突。尽管在转卖上耽误了些时间,但思科瑞、国光电气最终依然顺利登陆科创板,整个过程分别耗时5年、3年。相比之下,张亚对待振华风光就显得更为“长情”。早在2008年,正和兴电子就入股了振华风光。企查查显示,其认缴出资额2250万元,持股45%。此后至振华风光成功上市,正和兴电子进行过数次增资,仅在2021年,以2.88亿元的价格转让过手中小部分股权。来源:企查查值得注意的是,张亚入局的成本一直堪称“低廉”。其收购国光电气时的价格为8.2元/股,后者上市后股价一度飙升至百元以上,最低也没有低过50元/股;此外,其入股长沙韶光和振华风光的时间都极早,享受到了公司多年成长的红利;对威科电子、思科瑞的认缴出资额也与卖出金额、持股市值有较大的反差。不过,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通常高成长企业的估值基础主要是收益,因此与实缴资本额的相关性有限。但能在军工行业混迹多年,并且频繁成为大额交易的主体,本身也说明了张亚的实力。在沈萌看来,进入军工行业既需要有重要的人脉资源,也需要有过硬的技术实力。军工行业近年来颇受重视,政策导向明显,因此引入更多融资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估值也会较高。IPO曾受质疑,上市后业绩变脸张亚通过资本运作和IPO获利颇丰的过程中,也伴随一些争议。针对国光电气,2020年4月,公司部分董监高曾将所持合计超43万股股份,过户至控股股东新余环亚名下,当年转让的股份超过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5%,违反《公司法》。而针对思科瑞,争议主要集中在其科创属性。上市前,思科瑞曾并购江苏七维,来让公司营收、净利润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2020年5月,思科瑞集中申请了8项发明专利,3个月后公司便拟进行科创板IPO。此时,其申报的发明专利尚未获批,仅有的1项发明专利还是来自江苏七维。2021年,监管也在首轮问询中质疑思科瑞存在拼凑科创属性评价指标的情形。随后,思科瑞一边回复问询函,一边又申请了7项发明专利。此外,两家公司在上市后均出现业绩变脸。其中国光电气于2021年上市,当年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32.41%、72.8%;至2022年,归母净利润增幅跌至0.66%;根据2023年业绩快报,更是出现营收同比下滑18.35%,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5.74%的现象。来源:Wind数据国光电气解释称,系受行业用户需求阶梯性降价及军品税制改革多重影响,微波器件产品营业收入和毛利均有所下降。而思科瑞于2022年上市,2021年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4.12%、28.57%;2022年降至9.35%、0.38%;2023年则将分别同比下滑17.49%、51.64%。思科瑞的解释则是,军工行业增速放缓,行业上下游订货需求量有阶段性调整,导致本期订单量有所下滑;此外,由于2023年处于公司募投项目的建设高峰期,公司还在积极的开展产业布局,导致公司的整体成本规模有所扩大。收入下降、成本上升致使公司净利润有较大幅度的下降。董事长被留置屡见不鲜,案由以行贿为主虽然目前无论国光电气还是思科瑞,均未披露张亚被留置的具体原因,但从以往其他上市公司董事长被留置的历史中,还是能找到一些类似事件的规律。需要注意的是,留置与刑拘是两个概念。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表示,两者适用对象不同:留置适用于涉嫌贪腐等职务犯罪行为的国家公务人员;刑拘适用于涉嫌非公职人员犯罪的普通嫌疑人。被留置是由监察机关决定;被刑拘是由公安机关决定。2023年,A股有包括卫宁健康(300253.SZ)、瀛通通讯(002861.SZ)等在内的多家公司都传出了董事长被留置的消息。其中,卫宁健康、瀛通通讯、集友股份(603429.SH)、万里石(002785.SZ)都明确表示是因涉嫌行贿。来源:罐头图库单从行业来看,医药是重灾区。仅据不完全统计,卫宁健康、赛伦生物(688163.SH)、沃华医药(002107.SZ)、华厦眼科(301267.SZ)、顾得医药(871584.NQ)的董事长均有被留置的情况,这背后是医药反腐风暴在2023年愈演愈烈,不少公司牵涉其中。同样在进行反腐的烟草行业也是类似。典型案例如劲嘉股份(002191.SZ)、集友股份的董事长乔鲁予和徐善水。徐善水一年多的时间“三进宫”,2023年1月被重庆市巴南区监察委员会留置;4月解除留置后,8月又被江西泰和县监察委员会留置;今年2月解除留置后,又立刻被大连市金州区监察委员会留置……而在时间方面,留置也是长短不一。仅从2023年被留置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来看,最短的如卫宁健康周炜,仅一个月就解除了留置;最长的如安纳达(002136.SZ)的董事长姚程,2023年2月被留置,至今仍未有最新消息。通常来看,时间多集中在2-4个月。不过,夏海龙表示,即使解除了留置,也不意味着相关人员就没事了。具体还要等待监察机关的调查结果。你认为张亚被留置是什么原因呢?还认识其他在军工领域叱咤风云的大佬吗?评论区聊聊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